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变身灵山大师姐 > 0680 雪女之泪

0680 雪女之泪

变身灵山大师姐 | 作者:绫将军| 更新时间:2018-12-19 07:4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主人……你离开,不会,不带我吧……】

    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不带啊。”陆绫眯着眼睛享受着柳扶风的服务,开口道。

    “不带什么?”柳扶风顿了一下。

    师妹别停下来啊,陆绫抬头看了一眼柳扶风。

    “那个,我说我们去一峰就不带小雪了。”陆绫看着雪尘。

    “恩。”柳扶风点头。

    她本来也没想带着带雪尘去。

    “就让它戴在家里吧。”柳扶风伸手将雪尘捞起来,抚摸了她柔软的毛发,对陆绫道。

    “它好像很不高兴。”

    “没事没事。”陆绫看些雪尘:“她可听我的话了,对吧。”

    “……”

    片刻后,***活活将已经要掉下来的眼泪收了回来,发出了一声惨兮兮的“喵”。

    算是回应了陆绫。

    “乖。”陆绫微笑,温柔的看着雪尘。

    她不会让人打扰自己和师妹的二人世界的。

    而且。

    “偷腥猫。”

    陆绫小声嘀咕了一声。

    猫儿纤弱的身子颤了一下,不理解的看着主人。

    她……为什么这么说自己。

    委屈的不得了,眼泪总算是收不住了。

    豆大的晶莹落在地上,化为菱晶,晶莹剔透。

    陆绫见状又后悔了。

    她确实是嫉妒了,所以可能嘴碎了一点,求助似得的看着柳扶风,后者摇摇头,将雪尘抱起,送进陆绫怀里。

    “好了好了,我就是说说,别哭了。”陆绫安慰着她,毫无诚意,一副渣女做派。

    听者有心,陆绫的口气怎么都像是在通知雪尘,不许哭。

    偏偏,无论雪尘还是洛千寒都是那种将陆绫当做是天的存在,后者一说话,她就不哭了。

    【主人,你、你别生气……】

    她明明在第一次见到主人的时候就说过不哭了的,结果……根本就收不住。

    “我就是开开玩笑,我错了嘛。”陆绫用心疼的眼神看着雪尘。

    她怎么可能真的不喜欢这个丫头啊。

    “就是出去一段时间,带着你不方便……你就先和赵姐姐她们生活,能出来的话我会经常回来看的。”陆绫说着。

    主人都这么说了……雪尘还能说什么?

    什么都不能说了。

    她虽然不想离开陆绫,不过现在之所以难受是害怕自己不在主人身边的话,没人能陪她说那些悄悄话了,还有主人的身体现在也很奇怪……

    陆绫伸手抹去雪尘的眼泪。

    “乖一点,等我回来,戏凤姐姐,小雪就交给你了,好了不要哭了。”说着,陆绫伸手,将雪尘交了出去。

    “我觉得你还是交给赵丫头比较好。”戏凤摊手。

    只是她虽然这样说着,但是还是抱起了雪尘。

    软绵绵的,冰冰凉凉的。

    最重要的是……

    戏凤从柜子里拿出一个袋子,将地上的,雪尘的眼泪全都收了起来。

    在戏凤拾眼泪的时候,柳扶风迅速的将陆绫提起来给她穿上了裙子,然后换上了黑色的毛绒长袜,一直到大腿全都暖暖的包裹起来。

    陆绫其实很想吐槽一件事,都穿的那么厚了,师妹还坚持着,不让她穿裤子这件事。

    自己穿裙子真的是师妹逼得。

    陆绫觉得冰美人化为人形的长裤就很好看。

    呸。

    现在不是考虑好看的问题,她要怎么和师妹解释自己现在不能动的事情啊,陆绫很忐忑,而柳扶风自始至终都表现的很冷静,将她的阿绫打扮的美美的,然后从屋子的角落里将陆绫的轮椅推了出来,把陆绫抱了上去,然后将绿竹随意的背在身上。

    坐上了轮椅,陆绫松了一口气。

    终于可以自由活动了。

    她也习惯了轮椅了存在,转动轮椅走到戏凤面前,好奇的问。

    “戏凤姐,你在捡什么呢?”

    此时,雪尘听话的趴在戏凤的肩头,软哒哒的没有力气,只有陆绫过来她才恢复了一些精神,用可怜兮兮的眼睛看着陆绫。

    “这个?我也不知道,好像是雪尘的眼泪吧。”戏凤从袋子中取出一颗淡色的晶莹。

    那是一颗菱形的宝石,通体冰蓝,在火莲花的映衬下,宝石周身流转着一层奇怪的光晕,内里也好像有水花凝动,有这一层虚幻的不真实感。

    这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可能抵抗的美丽。

    没看到,连正在收拾行李的柳扶风都看了过来。

    陆绫自然也不例外,她长大了嘴巴,然后接过戏凤手里的宝石,聚起来放在眼前。

    沉甸甸的,很有实感。

    和她的火琉璃一样的美丽,而且……有那么多!

    玲珑剔透,在火光下却莫名的色彩瑰丽,已经不是价值连城可以形容的,很神秘。

    虽然是眼泪,但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廉价感,充满了高贵的韵味,纵然是拥有着很多珠宝记忆的陆绫也完全移不开眼神。

    她喜欢漂亮的东西。

    戏凤也是一样的,她第一次看到那么漂亮的宝石,虽然她城主当久了,并不喜欢城主府的极奢,但是……对这个宝石也没有抵抗力。

    一旁的柳扶风正收拾着对自己来说非常宝贵的东西,准备都放在空间袋里带走,她已经把装着陆绫第一次写的字还有头发的盒子收起来了,现在拿的是血蝴蝶发饰,对比了一下戏凤手上的宝石,还是选择了发饰。

    这是阿绫送给自己的东西。

    继续收拾生活用品,她和陆绫内衣什么的都有好几套,柳扶风要看好换洗的东西。

    ……

    “给我。”戏凤看着陆绫一脸的坨红,提醒她将宝石放回自己的袋子里。

    虽然这是雪尘的东西,不过戏凤是家里的大人,东西要不然是柳扶风收要不然是她收,这就是大人的思维,倒不是说不给陆绫什么的。

    “好漂亮啊……”陆绫一边感叹着,一边依依不舍的将宝石重新交给戏凤,然后由她好好保管。

    “感觉能值不少钱的样子?”戏凤笑着看着陆绫。

    陆绫用力的点点头。

    不愧是戏凤姐,就是能和她想到一起。

    “真的很漂亮,没想到这小家伙还有这个能力,摇钱树呀。”戏凤看着雪尘是越看越喜欢,这在俗世一定很值钱。

    雪尘闻言,侧着脑袋看着戏凤,猫眼竖成了一条缝。

    “应该是招财猫。”陆绫更正,她很高兴。

    她以为雪尘是个***呢,没想到还能出产宝石……要不要以后让她多哭几次。

    陆绫认真的考虑着这个问题。

    似乎是另一个陆绫的贪婪意识还在影响着陆绫,这就是“中庸”带来的改变。

    “猫?是这个什么灵族的种类?”戏凤点点头。

    雪尘喵了一声。

    戏凤说她招财她不高兴,但是主人说的,她反而引以为荣,这就是差距。

    她……性格多少还是有些像猫儿的,对自己主人之外的人一概都是看不起的。

    蔑视。

    乡巴佬。

    将自己的眼泪当成宝石?

    还用破袋子装起来。

    要不是看在主人也很喜欢,她刚才就把眼泪中的寒气全都吸收回来了,不过既然主人喜欢,雪尘就加上了一层封印,将力量封印在眼泪中,作为讨好主人的玩物。

    雪落千寒的泪水,包含着仙剑的情感,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珍贵的打造材料,这种宝石只有东神海有,是在奇珍榜单上是排名第三的材料,而且只出现过一颗,是东神海历代最珍贵的宝物,现如今镶嵌在东神海传奇人物【明月】的项链上。

    借助着这颗宝石,明月的实力在守护者中名列前茅,附带冰属性亲和,并且全方位增幅东神海的***,拥有着绝对防御的领域,宝石内涵有的灵力无穷无尽,而且也是东神海最强咒法【封神海】的力量来源,怎么抽灵气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减少。

    论珍贵程度,仅次于蜀山的离火红绫。

    这个项链,有一个很传奇的名字。

    【雪女之泪】

    因为传说是雪女留下来的遗物,是眼泪形状,由东神海的创始人收集并传承下来,力量无穷无尽,非要说弊端的话,就是每次使用都会给人带来与力量想对应的悲伤。

    甚至会产生无法挽回的心魔,所以只有心智足够强大的人才能使用,也正是因为悲伤,所以才有了【雪女之泪】这个名字。

    这很最重要。

    因为东神海的人知道【雪女之泪】的强大,间接了解到了雪女当初有多么逆天,从而窥视着东神海禁地中,传说中有着雪女藏品的宝库。

    这是人之常情,是雪女徒弟留下来的***。

    没有***,后来的东神海***凭什么为了寒冰血脉的继承者卖命。

    人族一直都是如此。

    就是这么珍贵的宝物,在戏凤这里是按袋的装……被蜀山的炼器大师看到估计要***而死。

    只不过名字是【雪女之泪】,实际上是仙剑的眼泪,而且眼前这一袋子加起来都比不上东神海的那一颗,东神海的那一颗,是雪女陨落之际,陪伴在她身边给她送葬的洛千寒流下的眼泪。

    也是洛千寒人生中的第一滴眼泪,蕴含着无上的法则和悲伤,能量无穷无尽,是东神海的无价之宝,而现在的雪尘……拿头和洛千寒比,就是把这丫头打死也没有那种精纯的泪水。

    不过雪尘的眼泪也是很珍贵的,是最顶尖的打造材料。

    如果是游戏的话,陆绫应该会收到“获得神品锻造材料”的提示。

    连洛千寒也不知道世界上有【雪女之泪】的存在,她当初哭都哭了,自然不知道自己的眼泪被人捡走了。

    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对洛千寒来说,和主人陨落有关的东西都是不详的。

    “戏凤姐,你把这些东西收好了,很漂亮的……”陆绫噘着嘴和戏凤叽叽哇哇的说着什么。

    本来应该有更多的东西需要说,结果因为漂亮宝石的存在,话题走歪了。

    “知道了,等你回来我给你弄一些首饰。”戏凤摸了摸陆绫的头。

    “谢谢戏凤姐。”陆绫很惊喜,她终于要有自己的首饰了吗?

    “你在外面好好***,别让我追上了。”戏凤提醒陆绫。

    “知道啦。”陆绫点点头,她会努力的。

    “小雪,你得听戏凤姐的话,听见没有。”

    “喵……”雪尘有气无力的点头,虽然不满,但是也没有办法。

    “准备好了。”此时,柳扶风走过来,给坐在轮椅上的陆绫盖上了一层锦缎,然后好奇的看着戏凤手里的袋子。

    “雪尘的眼泪能够变成宝石吗?还挺有意思的。”

    “对吧。”陆绫和戏凤笑着。

    两个贪婪的人,也算是臭味相投了。

    柳扶风摇摇头。

    她们三个可不觉得眼泪变成宝石是什么很厉害的事情,毕竟这里是修仙界啊……所以最多是当做一个很好玩的事情,稍微冲淡了一些即将分别的伤感。

    九峰,已经开始积累属于自己的财产了。

    这一袋子眼泪就是第一桶金。

    她们九峰虽然破旧,但是也是有底蕴的了……只是可怜了一点,而今天的分别,与其说是分别,不如说是她们互相认可对方的日子。

    有分别,才能意识到,对方对于自己来说是家人一样的存在。

    至少柳扶风和陆绫是这么认为的,而戏凤和赵樱歌比较成熟,没有那么容易交心,还需要时间的打磨,但是有柳扶风和陆绫的魅力,她们早晚会被攻略的。

    九峰的发展壮大指日可待。

    九峰传奇四姐妹的故事也正式启程。

    “戏凤姐,我们走了,不用送了。”陆绫挥挥手。

    “好。”戏凤点点头,拿着自己的秘籍,肩上趴着依依不舍看着陆绫的雪尘。

    “走吧。”

    柳扶风撑着伞,推着陆绫出了门。

    “吱呀……”

    老旧木门打开,雪花扑面而来,吹得柳扶风头发呼呼作响。

    剧烈风声的源头是一个短发少女。

    月下,风雪中,赵樱歌手持银***舞动,挥洒着汗水。

    她在练***。

    英姿飒爽。

    浮光掠影。

    沉重银***在赵樱歌手里好像没有重量,刺、顶、射、击、舞、转、颤、挺、如虎啸如狼号如鬼泣,炉火纯青。

    但是仔细看的话,没有招数可言,都是一些基本的手法。

    而且,她的体力也是一个问题,不然也不会被人差点杀掉了。

    说到底还是野路子。

    大雪还在下,短发少女气喘吁吁停下,浑身上下被汗水浸透,雪花落在她头顶,瞬间被热量汽化。

    冷。

    但是也习惯了。

    转眼,看到了陆绫她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