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寒士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凌迟之日

第二百四十四章 凌迟之日

大明寒士 | 作者:欧水苏| 更新时间:2019-06-13 21:20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牢狱中的杨金英静默的坐在角落中,一旁的宫女哭的哭疯的疯,撒泼的撒泼,这一幕幕在她眼中,都像是闹剧一般。

    她,自导自演的闹剧。

    两名锦衣卫押着曹端妃和王宁嫔走进牢房,从前二人的风光,在这一日消弭殆尽。

    曹端妃头上缠着绢布,面色煞白,一边扭着身子,一边要朝王宁嫔扑过去。

    “你这个贱人!为了害本宫,你竟然不惜让你那姐姐去死!”她疯狂的喊着,忽然又笑了:“可你万万没想到吧!她竟然出卖了你!哈哈哈哈哈!”

    又喊道:“本宫没有罪!本宫要见陛下!本宫要见陛下!”

    此时的王宁嫔全都明白了,一切都是杨金英在作怪。可奇怪的是,她心里竟然如释重负,并轻松的笑了起来。

    她恍若瞧不见曹端妃发疯的模样,朝着杨金英笑,问:“姐姐,你竟恨我至厮?”

    杨金英也仿佛重获生命一般,她木然的抬起头看着她,二人中间相隔着无数的疯狂女人,就这么对望着。

    杨金英笑着道:“那日你唱的长生殿,真好听。”

    “快走快走!我们还得给皇后娘娘复命呢!”两个锦衣卫狠狠的推搡着曹端妃和王宁嫔。

    王宁嫔听话的往前走,只是那双眼睛,却一瞬不瞬的看着杨金英的眼睛,拐过转角之际,一滴眼泪,不知不觉的滑落。

    曹端妃大喊大叫的声音,在牢房中整整一夜没有停止。

    她拍打着木栅栏,一双柔嫩的小手被木刺扎了也恍若不知。

    “放本宫出去!”

    “陛下最为爱重本宫!”

    “本宫要见陛下!”

    “让本宫见陛下一面!”

    

    直到最后,她累极了,也失望极了,颤抖着,跪坐在牢门处,轻转过身看向墙壁上那一方小小的通气口。

    她的眼里只有墨蓝的天空,她再没有了一滴泪。这一切,她不是早就知道的么?那个高高在上的九五之尊啊,他有无数个女人,而她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她所谓的爱重,所谓的宠爱,也都是求来的。

    皇后所说的话,所下的懿旨,怎么可能轻易改变呢?

    不但是她,还有她的家人,都要因她而受到牵连。早知今日,何必真心相对?

    何必?

    何必?

    她忽然双手捂住了脸,不能,她不能这样去见陛下。

    她缓缓的起身,来到了墙下漏光之处,一双小手抚上青丝缕缕,就像手里拿着梳子一般,笑着梳头。

    又对着无人的空墙妩媚一笑,轻扫峨眉,慢点胭脂,妆点花黄。

    她揽着袖子起了身,在地上慢摇腰肢,轻摆娇躯,一转身,微笑问道:“陛下,妾,美么?”

    “妾,美么?”

    一众女子被处决的这日清晨,顺天府落下漫天的迷雾。

    这场大雾,仿佛是老天爷在可怜这些年轻的女子一般,用雾气掩住她们的容貌,让人们始终记得,她们曾经鲜活美丽的样子。

    民间百姓往日的娱乐活动实在是少得可怜,一碰上斩首弃市什么的,就都愿意扎堆儿的看看。

    更何况,还有凌迟这样的好戏呢?

    老百姓跟随着迷雾中的囚车,一路去到西市。

    刽子手已经磨好大刀,执行凌迟的行刑者,已经铺好了一套精巧的刀具,一切都准备就绪了。

    王宁嫔微笑着看着一切,双手双脚却都在发软,颤颤巍巍的唱了一句:“碧澄澄云开远天,光皎皎月明瑶殿。”

    后面的杨金英听得清楚,不禁笑了。

    到了这种时候,她竟还想着她的“唐明皇”能来救她?

    她,竟然到了这时候,也没与自己再说一句话。哪怕是怨愤的骂她两句,也没有。到底是谁错了?

    是谁错了?

    “明月在何许?挥手上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只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杨金英咬咬唇,开声以唱词问道:“仙师,天路迢遥,怎生飞渡?”

    王宁嫔想了想,蹙着眉,回道:“上皇,不必忧心。待贫道将手中拂子,掷作仙桥,引到月宫便了。”

    她说,这一切,都要结束了。

    待到九泉之下,她们再重来。

    就这么一瞬间,杨金英泪如泉涌,呼喊道:“宁嫔娘娘是冤枉的!她是冤枉的!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错!”

    王宁嫔笑着摇摇头,缓缓的,用她那哀婉的唱腔,引歌而出:“乍相逢执手,痛咽难言。想当日玉折香摧,都只为时衰力软,累伊冤惨,尽咱罪愆。到今日满心惭愧,到今日满心惭愧,诉不出相思万万千千。”

    杨金英放声大哭:“傻妹妹!你究竟是有情还是无情啊!你这曲儿,究竟是唱给姐姐听的么!!!”

    终究还是怨的。

    王宁嫔微笑着唱着,眼泪如雨下,一幕幕,是她曾与朱厚熜缠绵被榻的点点滴滴,可再细想一番,竟然,就没有旁的记忆了。

    接下来,是她失宠被贬。

    所有人都弃她而去,只有她,始终陪伴在她左右。

    她们唱曲儿,执手,她一口一口的喂她吃药,为她偷来点心,只看着她吃便是笑。

    朱厚熜站在城楼上,厚重的披风,迎风微颤,目光看向浓雾下,听着这曲熟悉的曲子。方皇后站在他身后半尺之处,却只是看着他。

    甲套深深的嵌入掌心,面上却还是笑着,温婉大方一如往日。

    朱厚熜笑道:“多谢皇后及时赶到,将朕救下。”

    方皇后微笑以对,自谦道:“臣妾身为后宫之主,理应拨乱反正,这是一个妻子的分内之事,也是大明皇后的分内之事。”

    朱厚熜笑道:“该赏。”

    方皇后道:“谢陛下。”

    “啊!!!”

    “啊!!!”

    一声声凄厉的呼喊,弥漫在顺天府上空。

    朱厚熜就这么看着,面色波澜不惊,心中默数着:三刀、四刀、五刀、六刀七十九刀、八十五刀

    曹端妃已经疼的面容狰狞,口喊一声:“陛下!陛下!陛下!”

    九十七刀、九十八

    方皇后笑容满面,柔声道:“陛下,天凉了,臣妾陪您回宫歇着吧。”

    朱厚熜微笑的转头看向她,回道:“朕要去往西苑住上一阵子,后宫,还要劳皇后多多留心。”

    方皇后的脸,在一瞬间就灰败了,朱厚熜被黄锦搀扶着走下城楼,她浑身颤抖着站在原地。

    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