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攻于仙计 > 第二十四章:三连败

第二十四章:三连败

攻于仙计 | 作者:汤汤的本尊| 更新时间:2019-06-13 20:34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押了万两白银,万两黄金,一块两斤多重的玉灵脉,分别首肯了第四轮与第五轮的要求,妖夜和林德彪被放了出去寻找原石,规则是:将玉牌坊纵向一分为二,抽签决定两人的去向,并在该区域选择第一轮需要的原石,第二轮交换场地。每次携带的原石不得超过3块,多了则视为违规,两人带上了玉牌坊专用的“3容量测重眼”,只要身上携带的原石超过3块,测重眼就会发出警报,进行提示。

    “给他也戴一个,0容量的,他与我一起去。”妖夜指了指云飞说。

    几人默许了,没有规定在选玉石的过程中不可以带侍从的。陆葬花给云飞装上“0容量测重眼”:“第一次寻玉时间为半个小时,超时未归算是违规,直接判输;戴着0容量的测重眼,如果你拿玉石的时间超过一分钟,测重眼就会发出警报,超过三次会被视为违规。”

    云飞点了点头,他知晓这个规矩。

    双方出发,赶往规定的玉场。这座玉牌坊一共九层,每一层偌大无比,半个小时全部逛完是万万不可能的,所以在前三轮,最重要的决胜因素就是——运气。

    “你好好看,我先歇一会儿。”妖夜找到一处歇脚的地方,一屁股坐了下去,然后惬意的翘起二郎腿。

    “起来。”云飞一边拿起左右的玉原石掂量着,一边对他说。

    “不要这么没有人性嘛!”那妖孽抱怨着,将身子往后靠去。

    他的身后是个不太结实的红木架子,被这么一靠,立即撑不住了,“哗啦”一声倾倒下去。

    “小心!”云飞叫了一声,伸手去扶。

    但妖夜的速度比他更快,长胳膊一伸,稳稳接住了两块掉落的原石,另一只手一把拽住往后倒去的架子。

    “怎么,怕砸到我啊?”妖夜戏谑的说。

    “别不要脸,架子往后倒的,怎么会砸到你 ?我是担心伤了原石罢了。”

    “啊哦,怕伤了原石啊,”妖夜夸张的说。“那你可是说错了,一般要是想注意人的时候会说‘小心’,注意物的时候会说‘小心点儿’,所以你在潜意识中还是担心我被砸到的。”

    “呵,少在这儿跟我咬文嚼字,”虽然隔着斗笠看不到表情,但云飞知道那张俊脸上、那双凤眸中肯定充满的贱贱的得意之情,“把屁股抬起来,别坐在那块玉原石上。”

    妖夜低头,这才发现自己坐着的不是凳子,而是一块粗壮的、石凳般大小的玉原石,他敲西瓜一样敲了敲它的表面。

    “你们这些玩玉的,这玩意怎么看?”

    云飞将他推到一边去,划亮手中的油灯,仔细的照着原石的纹路,从上到下审视了一遍,他又用手摸了摸,转身对妖夜说。

    “摸摸你自己的屁股。”

    被这句莫名其妙的话问住了,半晌,妖夜才嘟囔着。

    “为什么……”

    但他还是听话的伸手摸了摸。

    “干的湿的?”云飞盯着他的手,紧接着问道。

    “湿的……?”伸手一摸,连妖夜自己都觉得吃惊,“上面有水吗?我记得坐之前我还摸了摸,是干的啊?”

    云飞轻柔的抚摸着那块石头。“积水石。”

    妖夜听说过“积水石”的传闻,它被称为是“龙王的玉床”,民间声称这种石头上有龙住过,所以常常看似表面干爽,被闷住的时间久了就能渗出清水来。但这其实是谬传,积水石是南方湿润的沼泽中出产的一种大块石头,由于在水中常年累月的浸泡,在石头中心处形成了“水玉”,因此会导致“石头产水”的奇异现象。这种玉的性质很温和,经常被用来做药引,所以即便是一小块也价格不菲。

    云飞费尽力气搬起了那块大石头,大约有百余斤的样子,按照正常比例里面的水玉应该有两三斤。

    “就算是三斤,价格大概在七八千两白银,这个样子能赢得了林德彪吗?”妖夜计算着。

    云飞笑出了声来,他想到了个不错的主意。“来,妖孽,交给你个任务,你去到处走一圈,把这一层所有这么大、或比这还大的石头都找出来,这一局我们——输的越夸张越好。”

    半个小时后,两人将一块足足有一百五十斤的大石头联手搬了进来,妖夜声称这里面有玉,而且是块儿宝玉!林德彪早就坐在屋里了,他撇过头冷笑一声。

    “这么大一块原石,至少能产出百十斤的玉了!”韩崽子揶揄着。

    一般来说就是顶级的玉师也不会去触碰这种大的离谱的原石,一来不好估算,二来一般来讲,越大的石头含有的玉越少,像这种体积的原石,就算是其中有玉,也不过是一斤半斤的三等货色罢了。

    妖夜兴致勃勃的让玉牌坊中的是从快点儿切开。

    林德彪连眼睛都懒得抬,往衣袖中摸出一把银质、边缘嵌有钻石的纤薄小刀,三下两下切开了手中拳头大小的原石。最后一刀下去,里面迸出耀眼的红光,似乎有粘稠的液体流了出来。

    但是定睛一看,那竟然是一种可以随物赋形的玉——火灵玉,这种玉的中心是有可能孕育出优质的火灵脉的,这一点众人皆知,因此有不少人愿意出高价,去购买大量的火灵玉,亲自培育一块硕大难求的火灵脉。

    “一斤左右,成色中上,价格大约在一万到一万五千两白银。”云飞只看了一眼,心中就有了个大概的数字。

    侍者取来了“黄金秤”,这是是专门测量玉石重量的器具,由于是特殊锻造,因此异常精准,而且忌惮有人在重量上动手脚,所有的黄金秤,出厂后一概无法调节!

    膏状却并不沾手的火灵玉上了秤,指针显示为一斤三两八钱,按照如今的市面价格大约能卖到白银一千二百两左右。

    赌玉,赌的就是价格,哪一方原石中的东西越值钱,哪一方便是赢家。云飞拍了拍身边高及胸口的大块原石,露出了惬意的微笑。

    果然,他们不负众望的输了。

    林德彪将一万两白银“哗啦啦”的划拉到自己的口袋中,韩崽子伸着舌头摇着尾巴为他庆贺着。杨天飒的表情没有变化,但陆葬花明显表现出了失望——她对妖夜抱了不小的希望,但看样子是她不如年轻时能识人了。

    “走,”第二轮,双方交换寻玉场地,云飞拍了一把妖夜的后背,催促他赶紧的。

    “你这次是要……”那人凑近了,小声问他道。

    “这次我们转换战略,去找一层中最小的原石——越小越好!”他能听到斗笠下云飞在轻笑,不知为什么这位九天十地的妖太子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人虽然修为渺小的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却浑身散发着一种让人值得相信的气息。

    “将欲败之,必姑辅之;将欲取之,必姑与之。你这‘磨人’的技术,可不是一朝一夕练出来的啊。”妖夜与他往第五层走去,像是自言自语,也像是在与他讲话。

    “我告诉你一个有关成仙的秘密,你告诉我你的身份来历,怎么样?”他忽然凑近他的耳边,低声说道。声音离得太近了,本来不明显的重音显得十分低沉,就像脚下驶过一架隆隆作响的马车般,云飞感觉五脏六腑都震颤了一通。

    “说真的呢?还是开玩笑呢?”云飞转过头去,由于两人都戴着斗笠,所以即便是小声低语,距离也并非很近。

    “当然是真的。”妖夜信誓旦旦的说。

    “那就……给我干活去吧!”云飞伸手一推他,妖夜踉跄了两步,进入了玉牌坊的第五层。

    这要不败,简直是天理难容。看到妖夜带回来的那一块大母手指盖大小的原石后,云飞开心的想道,里面包裹的是一种叫做“琉璃玉”的玉石,真正的琉璃玉晶莹剔透,能自主发光,仅小小一块儿就明亮无比,且能万年长明,所以经常被高价买入,作为墓穴中立在主人棺椁前的长明灯。就算是大母手指盖大小,至少也要两万两白银。

    不过很不幸,这块“琉璃玉”是人造的,就是将不同种类玉石的边角碎料磨成粉,进行压缩,然后灌入里面掏空的石头之中。由于很多人喜欢靠手感重量、外部色泽等判断原石中玉的种类,但是人的记忆与感觉是不精确的,所以很多心怀鬼胎的造假分子就从此处钻空子,获取大量财富。

    看到妖夜带回来的原石被切开后,里面竟然洒出纷纷扬扬的粉末,林德彪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喜不自胜,夸张的咧开嘴巴,大声笑道:

    “多谢罢公子的黄金万两了!哈哈哈哈哈!”

    笑声中带着他性格中的豪爽与猖狂,这两者本来是相辅相成的,但是在不同人看来却截然不同。比如说叶阑看到的是豪爽,而在云飞的眼中这是欺凌的猖狂。

    “笑吧,林德彪,最后让你再笑一次……”云飞带着妖夜下到第六层。

    这一次他亲自出手,绝对,绝对要让那匹夫,惊掉下巴!

    “林三爷这边约三万七千两白银,罢公子这边约三万五千两白银,第三局依旧是林三爷胜!”

    韩崽子的声音聒噪的像是废旧的喇叭、夏末还在费力鸣叫的蝉,良久,望着指针稳定下来的黄金秤,云飞才意识到了不可思议的一点:

    抱着满满信心的第三局,他竟然……依旧败了!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