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剑宗旁门 > 第十章 剑道没天赋啊
听书 - 剑宗旁门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第十章 剑道没天赋啊

剑宗旁门 | 作者:愁啊愁| 2020-11-18 15:40 | TXT下载 | ZIP下载

    两天后苏礼就跟着老道士来到了一个西北边陲的小镇上,镇子不是那么繁华但至少看起来还算有些人气,这让见惯了西北荒芜的苏礼心情也好了不少。而孤棹子则是在镇外不远处找到了一座被废弃的道观,这让他心情也不错了起来。

    这破道观就成为了主仆两的落脚处了,条件十分简陋,但对于很能干的苏礼来说却并不算什么。

    已经快把足三阳经都打通了的小道童表现出了一点也不逊色于成年人的膂力,竟然是扛着那些掉落的梁柱、碎砖瓦快速地来回进出,很快就将这破落的道观给整理了出来。只是就在他准备清扫道观内尘埃的时候却有些犯难了……这道观的屋顶都塌了一大片,而西北大地风中总是带着些沙粒,没等扫干净地面就又已经脏了啊。

    老道看到他愁眉苦脸的样子也不说话,只是捏出一把符纸往头顶上就是一抛……下一刻,这些符纸就仿佛受到了某种力量的引动竟然自己贴到了那屋顶破口的周围。随后符纸上的每一笔符文都亮起了青蓝色的光辉,竟然是在头顶形成了一道清冽的气流将外头的风沙都给彻底隔绝了。

    苏礼看着头顶一下子清澈了不少的空气,心中真是憧憬极了,每次看到这种景象他都总是迫不及待地想要去学习、掌握这种力量啊。不过他知道现在的自己应该还不是时候,至少孤棹子没有主动提出教他新东西他是不能自己提出来的……毕竟他只是伺候人的童子而不是弟子。

    而今天他的运气不错,孤棹子在好心情之下对苏礼说道:“来,既然你已经开始练气,那么练体也不能丢下。接下来我教你剑宗的基础剑法,好生熟练,将来你要是想要入剑宗内门肯定还是要考校你的剑法造诣的。”

    “谢谢老爷!”苏礼连忙答谢,能够学到剑法一下子就让他欣喜若狂,他觉得自己又往他憧憬的那种画风更近了一步呢!

    于是接下来孤棹子就开始手把手地教导苏礼那基础剑法……真的是基础剑法,基本没有什么太复杂的变化,就是将剑之一道的各种技法都融为一体演练了一遍而已。当然,这是在剑道行家眼里的,在普通的江湖人物眼中这就已经是了不得的神剑了。

    苏礼很是认真地学,因为成年人的心智令他很快就记住了动作要领练得一板一眼。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孤棹子却是越看越摇头,最终也不说话只是让他自己去练就行了……

    苏礼觉得孤棹子大约是觉得自己练得不好?但想想也没什么错漏啊,所以他问:“老爷,我练得有什么不好吗?”

    孤棹子没有隐瞒,直截了当地说道:“你练得没错,但就是这没错才是麻烦啊……初学乍练不怕犯错,因为这些错漏处往往可以看到初学者对剑之一道的灵性所在。我在你的剑法上只看到了死板,毫无灵性可言……但是无妨,你先练着再说,这套剑法用来打磨身体也是极好的。”

    苏礼听了有些挠头,难道这样一点错误都没有还不对了?他有些不服气,随后又连续演练了好几遍,他都想要去寻找那种所谓‘灵性’的感觉,然后一套好好的剑法在他手里就变得四不像起来了。

    老道士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直接叫停了道:“别胡来了,你看起来果然是没有什么剑法天赋……哎,先老老实实地练着就当锻体吧。当你把剑法熟练到一定程度之后也能掌握剑法精益,刻意强求反而落了下成。”

    苏礼只能老老实实又一板一眼地开始练了起来,心里面有些憋屈……难道自己真的就那么笨?

    事实证明他只是在练剑的时候显得特别笨,在练气方面却灵慧得很。当天夜里主仆两就在粗粗打扫出来的破道观内过夜,而苏礼则是又练了两遍基础剑法之后就开始躺下练气……他总是觉得平躺着的时候身体安稳更方便自己集中精神意守丹田。当然,其后顺势睡着也是十分自然而然的事情。

    而似乎是因为之前练了许多遍基础剑法的缘故,他这一次练气的效果也显得超乎寻常地好。丹田内炼化的精气比昨天多了近半,都足够他可以再开始尝试打开两个足太阳膀胱经上的要穴了。

    行功完毕,他感受到自己明显比之前还要快的进展,忍不住坐起身来看向旁边的老道士……却发现孤棹子已经面含笑容地看着他了,他说:“感觉到了?所以你虽然剑法天赋一般,但至少练气天赋还是可以的。剑宗的基础剑法当然没有那么简单,你没发现剑招之间的奥妙但却掌握了这套剑法的气机牵引的诀窍……也罢,当真气积累到一定境界的时候,哪怕没有精妙的剑招也可以以力破巧。”

    “所以我是气宗咯……”苏礼暗自嘀咕了一声。

    “气宗?你这小子别乱说,万一被人觉得你是要欺师灭祖另投他门就不好了。”孤棹子连忙给了苏礼一个手栗子,让这满脑子胡思乱想的小童儿物理回归现实。

    苏礼捂着脑袋搓揉着,这一下还真是疼啊,他果然是不敢胡思乱想了……于是这主仆两就在这破道观住了下来没有再往哪边走动了。

    老道士还是那样,在昼夜之交的两个时刻打坐练气一段时间,而后不是在书案前撰写符箓就是在外面看着这西北大地的苍莽荒原出神。

    而苏礼则是搭灶台、挖水渠,将这只有一间大殿连供奉都没有的小道观给打理得有模有样。说来可能让人难以置信,这些技能都不是他从上世经验学来的,而是这辈子在童仆院里时管事们教的……真是一把辛酸泪啊,女孩们学歌舞、学琴棋书画,男孩子们就只能学搬砖挖地……

    对于小镇上的居民们来说,则是完全不知道自己镇外的道观已经有了主。直到那天老道士不想辟谷了,想要吃点‘人间烟火’改改口味,所以给了一袋铜钱想要让苏礼去镇子上买一些新鲜食材回来。

    这是苏礼第一次独自办事,他决定要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说不定老道士高兴了能传授他一道符箓呢?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