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李大炮的抗战岁月 > 第三三六章在一起

第三三六章在一起

李大炮的抗战岁月 | 作者:李四维| 更新时间:2019-06-12 14:38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四维的一句调侃让李坤忍不住笑骂起来,心中的那份酸楚却在一瞬间便烟消云散了。

    老四还是以前的老四,就像在四方寨的时候一样嬉皮笑脸,油腔滑调!

    “呵呵,”李四维讪讪一笑,“二哥,你咋来得这么快呢?”

    说着,李四维拉着李坤的手就在桌边坐了下去。

    “也不算快,”李坤呵呵一笑,“得了你的信,我们骑着快马直奔汉中,然后出了潼关……还好有你的那封信,路上的军爷都没为难我们,到了灵宝县,刚好有军爷要送粮过河,就让我们跟着过了河,过河之后,又有个长官派人把我们送到了这里,我就找到了老三……”

    兄弟相逢,自然少不得抵足而眠、彻夜长谈,直到村中报晓的鸡鸣响起,三人才沉沉睡去。

    李四维离开驻地已两周,第二天醒来也顾不得陪李坤,便带着李三光开始了巡视。

    医护排营地里的伤员、二营的新兵、前线的防御工事、烧水泥烧砖的工地……李四维一一巡视下来,找毛病提建议、打气鼓劲,只忙到夕阳西下,才回了团部。

    小木屋里,宁柔和伍若兰还没有回来,仝大娘在给安安喂奶,李坤坐在床边,抱着千生逗着。

    “二哥,”李四维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径直往床边走去,“咋样?千生乖吧?”

    “乖,”李坤抬头望了李四维一眼,笑容满面,“比你小时候乖得多呢!”

    李四维讪讪一笑,走到床边,从李坤怀里接过了千生,低头望着千生,满脸爱怜地笑着,“小家伙儿,想老子没?”

    千生瞪着黑白分明的小眼睛在李四维脸上转动着,小脸上慢慢浮现起了笑意。

    “啧……”

    李四维忍不住轻轻地在千生额头上吻了一下,眼中浮起了一丝不舍之情,“好儿子,记住老子的脸,以后……”

    说着,李四维的声音渐渐地低沉了下去,嘴唇张合着,最终却化作了一声轻叹。

    “老四,”李坤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张了张嘴,轻声地劝慰着,“要不……算了吧!娃娃还这么小……”

    李坤说着,鼻子一酸,说不下去了。

    李四维依旧痴痴地望着千生那张懵懂的小脸,嘴唇艰难地张合着,“二哥,我……也想把他们留在身边,可是……真地不敢啊!”

    人心都是肉长的,哪个忍心把不到两个月大的娃娃从母亲身边送走?

    可是,这里是前线……李四维连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又如何敢保证两个娃能活下去?

    “可是……”李坤张了张嘴,最终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唉……”

    气氛突然沉默,空气仿佛也变得沉重起来了。

    “哇哇……”

    安安的啼哭声突然响起。

    “安安不哭,安安不哭……”

    仝大娘的声音紧接着响了起来,带着一丝惶急,“妈妈就要回来了,马上就有奶水喝了……”

    “大娘,”李四维连忙抱着千生走了过去,满脸紧张,“安安还没喝饱吗?”

    “没呢!”仝大娘不住地摇晃着怀里的安安,抬头冲李四维苦笑着,“两个娃娃喝得越来越多了,一天一碗奶水不得够……”

    “哇哇……”

    安安还在啼哭着。

    “唉,”李四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看来还真不能送千生和安安走啊!

    这么小的娃娃……哪里离得开妈妈呢?

    别的先不说,单单是饿肚子也让人心心疼啊!

    “咋了?”

    好在,宁柔和伍若兰很快便回来了,听到屋里的哭声,两个女人步履匆匆地走了进来,虽然神色疲惫,却也掩饰不了眼中的心疼之色,“娃又饿了?”

    “是安安,”李四维扭头冲两个女人露出满脸苦笑,“医护排忙过了,你们就不要往那边跑了……”

    “哪里忙过了?”宁柔从李四维怀里接过了千生,坐到了床边就撩衣服,“还有两百多号伤员呢?咋能都甩给其他姐妹?”

    “就是,”伍若兰已经给安安喂上了奶,白了李四维一眼,“俺们累,其他姐妹就不累了?”

    李四维只得讪讪一笑,连忙追匆匆避出门外的李坤去了,“我等一下会把饭打回来,你们好好陪着娃……”

    话音未落,李四维已经消失在了门口,徒留屋内三个神色各异的女人,气氛瞬间变得沉默而压抑!

    是啊,该好好陪陪娃娃……他们很快就要被送走了!

    也不晓得啥时候才能再见到他们?

    也不晓得他们回了老家乖不乖?会不会饿肚子?会不会生病?

    宁柔痴痴地望着怀里的安生,满眼心疼。

    伍若兰怔怔地望着贪婪地吮吸着**的安安,眼眶泛红。

    良久,一旁的仝大娘犹豫着开了口,“就不能把两个娃留下来吗?他们还不到两个月大啊……”

    见宁柔和伍若兰依旧沉默地低头望着怀里的娃,仝大娘一咬牙,“宁医生、伍医生,你们让李团长把娃留下来吧!老婆子别的本事莫得,但保证帮你们把娃娃带好!”

    “大娘,”闻言,宁柔轻轻地抬起头,冲仝大娘勉强一笑,“不是为了这个……大娘一直把千生和安安带得很好呢!”

    “对呢!”伍若兰连忙附和,声音却有些颤抖,“上次……那颗炸弹……太吓人了!”

    伍若兰自平邑城入伍以来,屡经大战,也曾在炮火纷飞的战场上救护伤员,自然不会怕一颗炸弹,可是,当那颗炸弹扔向她的娃时,就由不得她不怕了!

    仝大娘一怔,默然无语。

    当时她也在场,自然知道其中的凶险,可是,就这么把两个娃娃送走……未免太残忍了!

    这话,仝大娘自然不敢说,可是,李坤却敢说!

    李四维匆匆地跟出门外,却见李坤大步流星地往院门口去了,连忙跟了上去,“二哥……”

    李坤脚步不停,匆匆地上了台阶,出了院门。

    这是……咋了?

    李四维皱了皱眉,小跑追出院门,一把搂住了李坤的肩膀,满脸讪笑,“二哥,咋了?对小弟有意见?”

    “老四,”李坤任由李四维搂着膀子,脚步不停,神色落寞,“当时接到你的信,我们都很高兴,爹也想看看小孙子,就催着我过来了……我也想早些把两个娃早些接回去。”

    说着,李坤的嘴角悄然爬上了一丝笑意,“千生乖,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乖的娃娃;安安虽然喜欢闹,但是,女娃娃喜欢闹才好呢!刚见了,我恨不得马上就把他们带回去,让爹也看看……”

    “爹看到了一定会很高兴吧!”李四维附和着,满脸挂着意的笑。

    “嗯,”李坤轻轻地点了点头,突然脚步一僵,挣开了李四维的手,转身盯着李四维,笑容一敛,“老四,你不能就这么让我把两个娃带回去……他们还不到两个月大,就这样把他们从娘身边抱走……太残忍了!”

    “嗯,”李四维一怔,释然地笑了,“二哥,我不送他们走了!”

    说着,李四维一把又搂住了李坤的肩膀,沿着村中大道继续往村口走去,“要送,也要等他们再大一些,到时候正好给他们断奶……”

    龟儿的,老子手下好歹也有两千多兄弟,还保护不了两个娃娃?

    “好,”李坤连忙点头,露出了笑容,“等两个娃满了一岁,我再来接他们!”

    “就这么说定了!”李四维呵呵一笑,意气风发,“走,我带你去前线阵地转转……二哥你还没见过前线阵地是啥样的吧?”

    “走,”李坤笑呵呵地点了点头,“我早就想看看了……临走的时候,爹让我一定要亲眼看看你和老三战斗的地方是个啥样,可是老三那家伙死活不带我去……”

    “三哥,”李四维笑容一僵,轻轻地叹了口气,“他心里装的事太多了……其实,这事要怪也该怪我。”

    李三光心里有事……四方寨中和他一起来前线的兄弟都死了。

    “老四,”李坤连忙摇头,“我来的时候,乡亲们让我给老三说‘好好打鬼子,报仇’……”

    “哦,”李四维轻轻地点了点头,默然无语。

    李四维对每一个阵亡的兄弟都有详细记录,阵亡名单也会第一时间上报,所以,阵亡将士的家属基本上都能收到消息,得到应得的抚恤。

    “老四,”李坤见李四维默然无语,一扭头,神色肃然地望着李四维,“四方寨的人都有血性!”

    “我不会忘!”李四维轻轻地点了点头。

    生在四方寨,长在四方寨,李四维又怎能忘了四方寨人的血性?

    两兄弟一路相携上了岳家岭。

    岳家岭上的堡垒已经建了个七七八八,工兵连的兄弟忙碌了一天,此时都围坐在篝火旁休息,等着开饭。

    见到李四维上来,张浩峰连忙迎了过来,神色局促,“团长……”

    团长下午刚来过,咋又来了?该不会是哪里出了问题吧?

    “辛苦了,”李四维松开了李坤,笑呵呵地拍了拍张浩峰的肩膀,“我带二哥上来转转……”

    “二哥,”张浩峰连忙冲李坤笑了笑,“俺给你们带路。”

    “劳烦了,”李坤连忙摸出了一包香烟,掏出两支,先递给了张浩峰,又递了一根给李四维,神色肃然,“将士们在前线浴血奋战,我敬佩得很,早就想上来看看了!”

    “二哥客气了,”张浩峰接过了香烟,连忙去摸火柴。

    “嗤啦……”

    李四维却早已摸出了火柴,划燃,冲张浩峰呵呵一笑,“都莫瞎客气了,看完了,我还得去打饭呢!”

    张浩峰多少也知道李四维的脾性,连忙带路。

    在战壕和堡垒里转了一圈,李四维和遇到的将士们聊了一阵便带着李坤匆匆地下了岳家岭。

    他还真急着回去打饭。

    夜幕垂下,小木屋里亮起了黄昏的灯火,仝大娘已然离去,宁柔和伍若兰躺在床上,逗弄着娃娃,笑容中都有些牵强。

    娃娃要被送走了……他们还这么小啊!

    “吱呀……”

    房门被轻轻地推开了,李四维和李坤端着饭菜进来了。

    李坤放下菜碗便转身出了屋,李四维把饭盆往桌上一放,就笑呵呵地往床边来了,“开饭了……”

    岳家岭上的堡垒已经建了个七七八八,工兵连的兄弟忙碌了一天,此时都围坐在篝火旁休息,等着开饭。

    见到李四维上来,张浩峰连忙迎了过来,神色局促,“团长……”

    团长下午刚来过,咋又来了?该不会是哪里出了问题吧?

    “辛苦了,”李四维松开了李坤,笑呵呵地拍了拍张浩峰的肩膀,“我带二哥上来转转……”

    “二哥,”张浩峰连忙冲李坤笑了笑,“俺给你们带路。”

    “劳烦了,”李坤生在四方寨,长在四方寨,李四维又怎能忘了四方寨人的血性?

    两兄弟一路相携上了岳家岭。

    岳家岭上的堡垒已经建了个七七八八,工兵连的兄弟忙碌了一天,此时都围坐在篝火旁休息,等着开饭。

    见到李四维上来,张浩峰连忙迎了过来,神色局促,“团长……”

    团长下午刚来过,咋又来了?该不会是哪里出了问题吧?

    “辛苦了,”李四维松开了李坤,笑呵呵地拍了拍张浩峰的肩膀,“我带二哥上来转转……”

    “二哥,”张浩峰连忙冲李坤笑了笑,“俺给你们带路。”

    “劳烦了,”李坤生在四方寨,长在四方寨,李四维又怎能忘了四方寨人的血性?

    两兄弟一路相携上了岳家岭。

    岳家岭上的堡垒已经建了个七七八八,工兵连的兄弟忙碌了一天,此时都围坐在篝火旁休息,等着开饭。

    见到李四维上来,张浩峰连忙迎了过来,神色局促,“团长……”

    团长下午刚来过,咋又来了?该不会是哪里出了问题吧?

    “辛苦了,”李四维松开了李坤,笑呵呵地拍了拍张浩峰的肩膀,“我带二哥上来转转……”

    “二哥,”张浩峰连忙冲李坤笑了笑,“俺给你们带路。”

    “劳烦了,”李坤生在四方寨,长在四方寨,李四维又怎能忘了四方寨人的血性!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