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上门女婿 > 正文 第一卷 入赘豪门_第九百六十章 血性
听书 - 上门女婿
00:00 / 00:00

+

-

自动播放×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跳转到下一章节?
确定
取消

正文 第一卷 入赘豪门_第九百六十章 血性

上门女婿 | 作者:貌似纯洁| 2019-06-13 19:13 | TXT下载 | ZIP下载

    梁海曾是韩东亲手带过的兵,一趟无意探视,才起意让他来做自己司机。

    本意是找一名能把车开好的人就行,从来没有把他当成保镖去看。潜意识中,反不会允许对方跟在自己身边出现任何意外。

    那把匕首刺向梁海之时,他便暂时没了其它想法,只余救人。

    却怎么也未想到歹徒反应如此之快。

    念转,匕首几乎将眼睛刺伤。

    惯性使然,退而无路。

    韩东身体几违背常理的往前侧身纵扑,匕首贴着他的衬衣滑过,冰冷,刺痛。

    那警察似也料不到这一下会落空,厉喝未止,右腕便被牢牢钳制,身体被力道扯的往后仰摔。

    蹬蹬蹬,后背砰然抵在车上。巨力,让车子都轻微颤动。

    韩东更觉反常,视线交错,来不及下一步动作,危险接踵而至。

    他挪步,对方膝盖紧贴着撞中车身。

    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车门处被这一下撞瘪进去。

    惊险,又始终卡住对方手腕未松。

    锵!

    歹徒力道惊人,膝盖落,片刻不停,极阴毒抬脚。

    事发突然,韩东刚接触对方便落下风,一时根本没有精力反击。

    腿,膝,反应。

    这种素质的人,韩东退伍后只碰到过一位,陈彦丰的贴身保镖,省内散打冠军。而眼前这个歹徒,身手或许不及,只更加棘手。

    专业的杀手,旦凡碰到,就可轻易分辨。

    念头分散,胸腹间骤痛。

    韩东身体本能卸力,不退,手臂硬生生发力,借力站稳。

    膝盖后发而至,闷声砸在对方来不及收回的右腿上。

    匕首飞出,咣的砸在车上,两人各自退开。

    韩东呼吸紧促,歹徒右腿发颤,连挪几步方才站稳。下一秒钟,怪异转头吆喝。

    人,车子里还有人。

    声落,又两名穿着警服的家伙狂奔而来。

    韩东盯了眼跟另一名歹徒纠缠的梁海,手隔着车窗将副驾后的钢管抽出。转身,扬起手臂。

    怪异的骨头挫裂声,那名猝不及防的歹徒径直倒地。

    血侵染透了警帽,流出,缓缓结冰。

    “梁哥,上车!”

    梁海以为他是要离开,忙先跳上驾驶位,保持着开门的动作。

    可随即便发现韩东根本不是要走。

    他错愕着盯着远光灯前被拉长的影子,冰冷的血液突的沸腾。

    长期接触温温吞吞,对什么人都不轻易动怒的韩东,梁海已经快忘了这年轻人那种像与生俱来的血性。

    韩东确实没了任何顾虑,从腰侧被匕首划伤,暴戾便被完全激出。

    家庭,生活,事业,朋友,全部一团乱麻。

    妻子可以冲他发泄,他冲谁!!

    亡命之徒么,本就是最好的练手工具。

    钢管,斜斜挥出。无技巧,只全力,快到极致。

    当先一人避无可避,匕首径被打飞,手臂触电般呈怪异形状弹回。

    惨叫,夜中若鬼嚎。

    叮叮叮叮,几声脆响短暂,又如利剑般穿透嘈杂。

    站定,他背后若长了眼睛,扭身转过,那张狰狞的面孔近在咫尺。

    韩东手腕翻转,精准用钢管末端撞偏匕首。弓步,歹徒视线调转,人骤然飞出,重重砸落在地面上。

    未及起身,让人心惊胆寒的风声呼啸。

    重十几斤的钢管直袭而来。

    欲再反击,握住匕首的五指一阵麻木骤痛,匕首再次飞出。

    想跑,站不起。

    想出脚反击,捂住被抽开的右腿,眼中终有了惊惧。

    情报不对,情报中这次目标只是个普通人而已,是个玩具。

    可现在看来,自己才是玩具。

    就在刚刚,张贺分明觉得自己要死了。对方却手下留情,猫捉老鼠一样。

    他不是专业的杀手,只是有些事做多了,就变专业了。

    杀人,与他来说跟杀一条狗,宰一头猪没有任何区别。一刀捅下去,只剩垂死挣扎。太多次的成功,无形中就会麻木,认为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但不一样,连番的惊讶,惊骇,后悔对他来说都是奢侈。

    枪,手下想带枪的,他觉得不用。对付普通人而已,没必要用那种容易闹出大动静的玩意。

    无数的念头起伏,张贺原本还可怨毒的对视着年轻人眼睛。几秒之后,身体蜷缩成一团。

    韩东在打一个木偶,有技巧的重点照顾腿部,胳膊。一下一下,仿佛可以缓解腰侧间伤口带来的麻木。

    结冰了,衣服已沾在身上。

    整整快一分钟,他把钢管丢在张贺身边,转身上车。

    梁海这时已站在韩东身后,想要帮忙,眨眼局面就调转了。不敢看他,低声询问:“要不要报警。”

    韩东撇了眼不远处积雪犹存的沟壑:“看谁活着,脱衣服丢进去!”

    “你先去医院吧……”

    “我没事!”

    韩东坐回车上,温度转换间才脱力靠着沙发。右手轻微颤动,手指被匕首沾了一下,腰侧也是。

    不致命,但说不出什么滋味,锥心一样。

    血晶融化,他扯过纸巾,用力撰住右手。而后,看着梁海忙碌。

    这些人是从机场就开始跟踪,也就是说,他来海城的事对几人而言不是秘密。

    但,这趟行程只有家人,梁海知道。还有,汪冬兰。

    她虽不确定自己何时到海城,但知道他今天要来。

    为何杀自己?

    若是她,又为何不带枪械,她有何理由这样做。

    时间,分秒流逝,道路寂静依旧。

    韩东不急,在等待着仅剩下的两个活口熬不住,主动开口求饶。

    想过让警察来,但清楚警察一定撬不开这种人的嘴巴。

    接近两个小时,梁海跑回了车前:“东子,撂了!是桑剋让他们来杀白市长弟弟。三个海城人,一个境外的……”

    境外?

    韩东揉了下头部,听到桑剋这个名字便不再奇怪有境外人。当初毒枭桑柴明手下就有一支专门雇佣的境外人士,也不止桑柴明,这些刀尖上走路的人,最喜欢雇佣一些人作为工具。

    可是桑柴明怎会突然将矛头对准自己,知道他跟白雅兰的关系?

    不对不对,并非身份暴露。如果自己身份真的被桑剋知晓,绝不可能用这种方式来拦车。

    “东子,人快死了……”

    韩东回神:“衣服给穿上,报警。”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X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