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太上宝篆 > 第五十五章 人心根器

第五十五章 人心根器

太上宝篆 | 作者:一炁化三清| 更新时间:2018-12-19 07:2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短的话四五波冲击,长的话七八波,毕竟四个阵法你并没有都走过,我也不好计算具体的时间。’李浩成随口的回答,确实让东方文想的更多。

    按照现在地水火风涌动的频率和威力,四五波冲击的话还好,依靠他们五个的力量,倒也不是不能够坚持,但七八波的话,先不说其余几个,就说东方文自己,也没办法撑下去。死命坚持,虽然也不是不可以,但其中的消耗,却是十分可怕,足矣让他阴神之力暂时枯竭。

    而一想到阴神之力枯竭,东方文又是不由想起刚才自己心中魔念说的话。

    ‘就没有***的办法吗?’

    ‘李浩成’如今已经和本尊的联系越发疏远,在没有本尊的联系下,同一个普通的灵境地仙残魂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因此并没有察觉东方文的语气变化,他思考了一下,提出一个建议:‘你现在万象宝光已经小有所成,又有本命法印作为根基,欠缺的只是一些内部的境界和对法力的掌控。若是不介意,我可以将我的宝光同你的宝光融合,辅助你操控万象宝光,如此一来,你就等同于有了完整灵境地仙的实力。不过,这种方法也有不好的地方,你我毕竟是两个人,哪怕万象宝光再怎么玄妙,也不可能完美的融合你我法力,时间久了……’

    早在‘李浩成’说到将二人法力融合的时候,东方文眼中就是浮现出一丝丝的血光,同时心中的阴暗不断扩大,遮蔽住他的五感,使得他根本没有听到李浩成后面的劝诫。心中越发冰冷的东方文,继续问道:‘除此之外,还有***的办法吗?’

    心绪的波动,让东方文的语气有些奇怪,听出不对的‘李浩成’皱了皱眉,却不知道对方怎么突然变成这样,有些关心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法力消耗太大?实在不行的话,让我搭把手……’

    “听到了吗?”心中的阴暗中传出哈哈大笑的声音:“搭把手,怎么搭把手?借助你的身体吗?怎么样,我说的没有错吧!他就没有按什么好心!”

    “你说他这次,只是找你搭把手,下一次想要做什么?借你的身体出来看看,然后再下次呢?”

    说到这里,阴影中的声音轻微的些许,然后充满扭曲的恶意道:“直接夺舍?”

    “够了!”东方文眼中浮现的血色逐渐扩大,但在即将填满眼眸的时候,身上却又是绽放出一缕缕清光,近乎***,好似满月的圆光流转,压下了心中的阴影。

    东方文心神一松,不由剧烈呼吸起来,随后听到‘李浩成’的询问:‘你怎么会被杂念侵蚀?按道理,你的心境不会引起残留的七情六欲才对,是发什么了什么吗?还是地水火风之中还隐藏着什么秘密?地水火风撞击山河虚影的时候,你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没什么,老师我并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东方文仔细感受了一下周围地水火风撞击山河虚影时候的感觉,隐瞒了些许的变化,但在某些想法的影响下并没有和‘李浩成’说。

    ‘李浩成’听到这话,想了想,又是开口道:‘实在不行,其实我这里还有一门秘术,很适合现在这种情况,只是这样之后,我恐怕又要沉睡一段时间了!’

    ‘什么办法!’东方文心中一动,开口询问。

    ‘这是一门秘术,一门源自于我们一脉的最高秘术!’‘李浩成’说到这里,有些感慨道:‘阿文啊!你觉得天地万象源自于何?’

    ‘万象源自于何?’第一次被‘李浩成’称为阿文的东方文有些不适应,但他本能的回答道:‘自然是先天一啊!’

    ‘那么先天一之后,演化而出的是什么?’

    ‘两仪三才?’

    ‘对!正是两仪三才!我们一脉的至高神通,便是阴阳两仪之道,万象宝光可以演化天地万千道则,等一下你演化纯阴,我化纯阳,你我以阴阳之道,演化太极之弧,***外界地水火风。’

    ‘这样有什么坏处吗?’东方文有些担忧道。

    ‘对你倒是没什么,只是会消耗大量的法力,不过对我却有些不好!’‘李浩成’有些为难道:‘我昔日虽然已经阴神转阳,但现在毕竟残缺不全,难以完美驾驭纯阳之力,强行施展,少不得伤到本源,日后却是需要你帮忙收集一些滋补残魂之物。’

    ‘则是自然!’东方文点头答应,‘李浩成’就是将对应的秘术传授给东方文,东方文在简单修行一下后,便是唤来一位土属性的修士,暂时将自身对山河印的掌控权交给他,让他帮忙操控山河虚影,抵挡不断冲击而来的地水火风之力。

    自身端坐在虚影核心之中,顶上升起道道清光,互相交织,化作庆云,其上又是猛地飞出一道炫光,炫光在半空中一分为二。一道银光熠熠,流转至阴至寒之意,展露纯阴无极之道,一道金光灿灿,火光灼灼,炽热无比,展露纯阳无极之道。

    二者在半空中交汇,演化出阴阳鱼虚影,最终金银二光统统消失,只剩下一道若有若无的太极弧度,从东方文头顶之上横跨而出,伫立于虚空之上。

    阴阳道则流转,梳理周围地水火风之力,山河宝印转动,不断将柔滑的地水火风之力吸入其中,丝丝缕缕的流光从山河虚影之中显露而出。在五位阴神境修士的辅佐下,金木水火土和地水火风反复淬炼,山河虚影变得更加凝练,山河宝印上也是浮现出一枚枚的篆文。

    属于阴阳的道则流入东方文心中,浩大的天地大道,驱散了他心中大半的阴暗,仅剩的些许,也是不成气候,也是这时候,‘李浩成’的声音传入其中:‘这次运气不错,借助地水火风之力,阴阳两仪演化出些许洞天福地演化时,展露出的玄妙。若是能够将这些吃透,哪怕你的山河印没有演化完成,在境界上也不会比灵境地仙差!甚至可以比拟部分福地地仙。’

    东方文听着‘李浩成’虚弱的声音,对于自己刚才的猜测赶到羞愧,询问道:‘老师,你怎么样了?’

    ‘还好!阿文啊!’‘李浩成’强打着精神,劝说道:‘你还是快些感悟,我坚持不了太长时间,你若是真的担心我,日后为我多留意一些修复残魂的宝物,或者滋补阴神的灵物、丹药,也就是了!’

    ‘好!’东方文点头答应后,就是重新闭上眼睛,感悟不断贯通而下的天地道则。

    “看来,道友的这个***是不怎么样啊!”阴影之中传出一个充满了神圣韵味,又带着点点扭曲感觉的声音,随后阴影之中那人影原本属于东方文的模样,也是变化成为黄天大帝的样子。

    虚弱到意识模糊的‘李浩成’此时根本听不到任何声响,他只是坚持着希望让自己的***能够多感悟一些道则,而就在他即将陷入沉睡的时候,丝丝缕缕的智慧灵光从他心灵深处蔓延而出,李浩成的声音从中传出:“人之心,本就莫测,更何况有道友不要面皮的降下化身,演化天魔进行阻道,东方文会深处种种魔念本就是正常的事情。”

    “但他终究是背叛了你不是吗?”黄天大帝最角落露出讥讽的笑容,在阴影的笼罩下,原本圣洁庄严的面容,看上去充满了讽刺和恐怖。李浩成笑了笑,回应道:“他背叛的从来不是我啊!”

    “嗯?”黄天大帝面色微变,望着李浩成,露出一丝丝的惊讶神情道:“你的这具化身之中,居然拥有自己的灵性,他已经可以视作是一个独立的生灵了!你竟然舍得让自己的化身生出自我意识?不对,应该说,你能够做到这种地步!这不应该是灵魂之神的权柄吗?”

    “灵魂之神?”李浩成笑道:“道友觉得什么是一个生灵存在的根本?肉身?三魂七魄?人之本心?或者是源自于天地的先天灵光?亦或者是自我的灵性?”

    李浩成说出的几样东西,除去前面两个外,后面几个的概念重叠的范围很大,甚至第二个三魂七魄和后面几个也是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其中人之本心属于三魂之中人魂的范围,代表了个人存在的概念之一,代表了一个人的自我意识、人生记忆和三观交融后的产物。其次源自于天地的先天灵光,可以说是三魂的前身,也可以说是天魂的概念基础,代表了一个人的最初来历。最后的自我灵性,则是联通天地人三魂的一种概念,附着于三魂之中,并不会随着轮回的变化,而逐渐被脱离。

    反而是会随着一次次的轮回,转化为类似于所谓仙道根器一类的东西。

    所谓根器,其实是仙道对于修行资质的一种称呼。在仙道之中,关于某个人修道资质的描述,可以分为四个部分,第一个是根骨,第二个是气数,第三个是毅力,第四个就是根器了。

    其中根骨、气数、毅力都比较常见,而根器则少见得多。

    因为根器这种东西和心性有点类似,不过和信心不同的是,根器是属于修行之人,在宿世轮回之中,不断沉淀下来,厚积而薄发的一种觉悟、夙愿与追求,类似于一个人在经历无数次轮回之后,在上千年的岁月中,凝聚无数次轮回中的共同担,形成的一种难以言喻的本能。

    这种东西,属于先天携带下来,会以一种完全不符合常理的方式,影响对应之人。让他在完全不符合他性格生成的环境下,生出截然不同的的性格,甚至还会和对应环境完全想法。这种特性随着轮回次数的增加,以及根器的浑厚程度不同,表现也是大有不同,其中一些数十次轮回不断积攒,形成的根器,还会直接影响到下一辈子的根骨。

    比如,九洲就有一个十分鲜明的例子,有一位武道天人的旁系后裔,他身上明明流淌着那位武道天人的血脉,但他偏偏无法修行武道。要知道,武道天人的血脉,是武道修士通过一次次的武道修行,将自身血脉逐渐从凡俗之中脱颖而出的存在,具有很强的排斥性和同化性,确保传承之人,拥有极强的武道天赋。

    可偏偏,传承这样血脉的后裔,却没有修行武道的天赋,反而拥有十分高绝的儒道天赋,哪怕只是旁系,也很不正常,而更不正常的是,这位后裔的身体还很脆弱,跟个药罐子似得。

    这样奇特的现象,就是引起不少好奇的人,前去探查原因,甚至还有闲着没事的天仙还去追溯这位后裔的前程,总算发现这家伙在此世之前,有着数十次轮转,都具有儒门学子的身份。

    虽然每一世的成就都不是很高,但数十世的积攒,也是让他在这一次有了极高的天赋。

    同样因为过去数十世,那位后裔都有着体弱多病的毛病,因此在所成根器的影响下,就是压制住武道天人的血脉,使得他在成就大儒之前,根本无法脱离药物的救治。

    因此,自我的灵性从某种角度上来看,也可以是作为一个人存在的概念基础。

    至于人之本心,源自于天地的先天灵光和自我的灵性,哪一个更能代表一个生灵存在的概念,这又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

    对于李浩成询问,黄天大帝没有回答,反而是望着东方文问道:“道友既然当日和我定下赌约,想来和这个化身还是有一点关系,你就对于他的背叛没有一丝丝的愤怒?”

    “作为未来的道德之主,我从来没有对人心抱有什么期望!人心最是莫测,乃是道德之道最玄妙的环节,代表这天地间最大的变数!”李浩成淡然的宣讲这自身部分道德之道的感悟,但这些感悟,对于黄天大帝而言,却好似雾里看花,看不清,道不明。

    这种差距,不仅是修为上的差距,也是境界上和想法上的差距,黄天大帝对于道德的概念,依旧保留在教化上,没想到李浩成已经走得那么远。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