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一刀倾情 > 第68章

第68章

一刀倾情 | 作者:安喜县尉| 更新时间:2018-12-01 01:31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只听“喀吱”一声响,厢房的大门已被人推开了。

    众人躲在大缸之后,屏住呼吸。只听得脚步声响,有人竟然直向大缸走了过来。

    燕独飞倚坐在缸后,右手握住剑柄,厉秋风冲他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动手。便在此时,那人已到了大缸之前,随即停下了脚步,过了一会儿,只听得“淅淅沥沥”之声,这人竟在朝着大缸撒尿,一边撒尿还一边哼着小曲儿,众人闻到一股难闻的尿骚味,心下都是暗自咒骂。

    过了片刻,忽听得远处传来整齐的脚步之声,随即有人喝道:“什么人!”整齐的脚步声刹那间变得杂乱起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想是有大群人正向这边奔了过来。

    却听缸前那人说道:“是我。”接着有人笑道:“原来是老寿啊!这大半夜的还出来放水,昨晚没少喝罢?”

    那老寿笑道:“于哨长说笑了,这活儿还没有干完,哪敢敞开了肚子喝?误了工程,那可是要杀头的!”

    那于哨长道:“杀个屁头,这里又不是皇宫大内,说杀头就是吓唬你们这些老百姓的。再说了你在这里都干了十多年了,管陵大臣都得叫你一声‘老寿’,你还怕个鸟?”

    两人又说笑了一阵,于哨长说了一声“告退”,便即带着巡夜的兵丁走了。待那些兵丁走得远了,只听那老寿“呸”了一口,自言自语地说道:“这些死丘八,扰了老子撒尿的兴头。”说罢竟然又脱了裤子,对着大缸又撒了一泡尿,这才晃晃悠悠的回房去了。

    待屋中烛火熄灭,众人这才站起身来,探头向四处张望,整个康陵一片死寂。庄恒云冲着众人挥了挥手,只见他身子一纵,已然跃到厢房屋顶。众人各自施展轻功,齐齐跃上屋顶。只见厢房之后又是一片院子,尽头处有一座箭楼,楼后却是一个大大的圆丘,星光之下,便如一座小山一般。

    庄恒云右手指着那个圆丘,低声说道:“那里便是先帝的陵墓。”

    余长远看了看圆丘,转头对燕独飞道:“燕老弟,乔先生的墓在哪里?”

    燕独飞道:“依图中标记来看,乔师兄的墓在封土堆的西南角。”

    他话音一落,众人不由地一齐向圆丘的西南角望去。只见西南角紧邻着红墙之处,赫然有一株杨树。

    众人自进入康陵之后,一株树都没有见到。此时在星光之下,竟然看到了一株大树,心下都是一震。那株杨树高达五丈有余,长得甚为繁盛。

    余长远低声道:“地图上指示一树一猴,现在树已经找到了,那猴子却在何处?”

    便在此时,只听脚下的厢房中有人骂道:“大半夜的,你们这些死耗子不睡觉,爬到屋顶嘀嘀咕咕,难道想偷东西不成?”

    众人大惊失色,不禁面面相觑。听声音正是方才在大缸前撒尿的那个老寿。

    紧接着只听那老寿又道:“他妈的,连皇帝老儿的墓都敢盗,当真活得不耐烦了。现在还不跑,等着在这里诛连九族不成?”

    便在只时,只听前院一声锣响,各处都亮起了油松火把,大批守陵兵士从各处涌了出来,手中举着明晃晃的刀枪。圆丘前的箭楼上也亮起了火把,影影绰绰地站满了人。

    七人伏在厢房屋顶之上,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过了片刻,只听得前院马蹄声响,众人抬头望去,只见火把映照之下,从前院缓缓来了十余骑人马。当先一人顶盔贯甲,手提大刀,夜色中虽见不到面容,但身形魁梧,坐在马上便如铁塔一般。

    只听马蹄踏在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嗒嗒嗒”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近,不久便来到了前院和后院交界的大殿之前。

    坐在马上那人勒住坐骑,将手中大刀一举,高声说道:“各位兄弟,再过几日,便是咱们换防之时。咱们在这里守了两年,也足足喝了两年的山风,兄弟们嘴里都淡出个鸟了!好在朝廷体贴大伙儿,刚刚收到京城八百里加急的公文,兵部的赵尚书已经领了皇上的旨意,不日咱们便从皇陵开拔,到山东去驻防!”

    他话音一落,只听得四周的军士一起欢呼起来。这数千人齐声呼喝,声势颇为惊人,直震得屋瓦似乎都在颤抖。

    那人待众军士欢呼声稍停之后,右手大刀又是一举,兵士们立时闭嘴肃立,皇陵又变得一片死寂。只听那人大声说道:“咱们此次到山东,那是要为朝廷效力打倭寇,可不是去享福的。可是偏偏有些宵小之辈,整日里拖拖拉拉,不守军纪,怠慢军令,涣散军心。兄弟们说说,这种人该不该杀?”

    众军士齐声高呼:“该杀!该杀!”

    那人嘿嘿一笑,道:“既然兄弟们都说该杀,那本将军就要拿这几人祭旗,也算给咱们壮壮军威,博个头彩!”

    他话音未落,只听一阵甲叶子响,八名顶盔贯甲的武士每两人押着一人,将四个人齐齐推到那人马前,然后强行将这四人按跪在地上。

    这四人身上的甲胄早已被人扒掉,只穿着白色布衣。火把映照之下,白衣上满是血痕,想是吃了不少苦头。每人双手都被捆在身后,披头散发的被军士按着跪在地上。这四人嘴里都横着一根木棍,用绳索捆在脑后,是以虽然拼命想说话,却说不出声音。

    马上那人嘿嘿冷笑道:“你们四位都是大有来历的人物,仗着有人撑腰,以为桑某不敢杀你们。只是可惜啊可惜,能救你们的人便是想来救你,只是现在也来不及了。”

    四人拼命挣扎,口中“嗬嗬”作响,却说不出话来。

    马上那人高声说道:“这四人大伙儿都认得,在咱们营中的职位可都不低,有的还是兵部派到咱们这儿的监军,可是他们犯了军法,也是一定要杀头的。兄弟们可能不知道,今天晚上为什么要到这里来杀他们的头。”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顿,四处张望了一下,高声说道:“大伙儿可知这是什么地方么?”

    只听军卒中有人高喊:“这是先帝的陵寝!”

    那人点头道:“这位兄弟说的不错。咱们当兵吃粮,保得一家老小不至冻饿而死,这份恩德,自然是皇上给的。先帝在时,对咱们照顾有加,每次到塞外去和鞑子兵打仗,从来没有亏待过各位兄弟。先帝驾崩之后,咱们先是到了大同,有田有地,不少兄弟都置办下一份产业,本来日子过得逍遥。偏是朝中有一伙奸臣,见不得咱们边军日子过得好,想方设法把咱们调到这么一个地方。多少兄弟撇家弃子,跟着我到了这里,桑某欠着大伙儿一份人情,没有一天敢忘。现在朝廷终于有人肯为咱们说话,离了这个地方,到山东去逍遥快活。咱们都是刀头上舔血的汉子,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在朝廷说咱们坏话的,一个都不能放过!实话跟大家说,这四个人中,就有东厂的番子。”

    他说到这里,手中大刀向那四人一指。周围军卒群情激愤,纷纷挥拳大喊:“杀了他们!打死他们!”

    那四人口中呜呜叫着,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守在身边的军卒拳打脚踢,不一会儿全都躺倒在地上。

    马上那人道:“今日朝廷的调兵关防已经到了,咱们不日便可开拔。今日就在先帝陵前先杀了这四人祭旗,好让大伙儿记得咱们的好日子是谁给的!”

    有人高声呼喊:“先帝带着咱们打鞑子兵,每次出征大家都得了大把的银子,回家买田买地!自从先帝驾崩,咱们便到了这个地方,要吃没吃,要喝没喝,老婆孩子都留在大同吃苦,这都是朝廷中的奸臣在背后使坏!咱们先杀了这四个奸贼,再去北京清君侧,杀奸臣!”

    有人带头一喊,数千名军卒登时随着呼叫起来。

    厉秋风伏在屋瓦之上,听到“清君侧”三个字,心下一震,暗想:“原本以为这些人只是想杀死几名军官泄愤,想不到竟然喊出了‘清君侧’这三个字,这摆明了是要造反!”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