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一个盗贼的自我修养 > 第52章 王子

第52章 王子

一个盗贼的自我修养 | 作者:红尾鸠| 更新时间:2019-06-12 14:5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柔肠一寸愁千缕,芳心何处许。

    吕婉按捺住内心的不安,强挤出一丝笑容:“诸位请进。”

    说是诸位,进去的只有张三,朱从之和许江楼三人,侍卫都在院外守着。

    一条青石甬路通往客房,朱从之和张三走在前面,吕婉和许江楼落后一个身位,从外形来说,张三和朱从之两人身高差不多,若是做一下比较,朱从之是多了几分富贵英挺,张三却也有些浪荡洒脱的不羁气质。

    不知为何,吕婉今天看张三,觉得比以前顺眼的多,走在张三身后,脑海里突然蹦出一句词,“一夜夫妻百夜恩。”

    自己都被这词吓了一跳,神情恍惚,被裙子绊了个踉跄,许江楼从旁扶住,小声道,“妹妹今日可是身子有些不适?”

    “没有,就是少穿裙裾,不太习惯。”吕婉掩饰道。

    朱从之是惯常来访的,只是不知张三今日来做什么?昨夜过后,自己和他算是两清了,难道他还想得寸进尺?如果真是那样,自己就不能客气了。

    思忖着,几人进了屋,分了位置落座。

    朱从之当先开口说道:“说来惭愧,当日出了莆田,我心里就一直不踏实,担心被一网打尽,于是让江楼护着明月,几人分开走了。”

    “结果我没到福州就被一个高手跟上了,当时情况十分紧迫,我自知逃不脱,就把鼎藏在了一个老树高丫上。”

    “后来逃了不到五里,果然被擒,被押进了福州。”

    “他们对我酷刑审问,我报了身份也不管用,那些人就是一阵毒打,追问鼎的下落。”

    说着朱从之也挽起裤腿,看那疤痕模样和张三有些相近,想来所言非虚。

    “鼎我自然是不能说的,但是吃打不过,只得胡蒙一些拖延时间,指望江楼带人救我,然而胡蒙的被查证乌有之后,又遭到了更惨烈的对待,我也练过功,原本一些皮肉伤也要不了命,只是那帮家伙惨无人道,要对我施宫刑,让我断子绝孙。”

    说到这朱三王子还有些不好意思,斜眼看了一下吕婉,果见吕婉脸色微红。

    “没办法,于是我就把张少侠供了出来,当时想着,福州到杭州有段距离,这期间说不定江楼就来了,而且以少侠的身手,贼人也未必捉得住。”

    “结果江楼是带人把我救出来了,然而那个鼎却无论如何找不到了,无奈之下我返回了杭州,到了杭州之后我才知道少侠也不幸失手,于是和江楼又去了福州,但是你和我关押的不是一个地方。”

    “后来宝生镇的内线告诉我,你被关在了那里,彼时宝生镇的守卫已经是固若金汤,我没了办法,只得拜托他想法找机会施救。”

    “同时我又接到了父王的死命令,不许再查鼎的事情,也不许接触林家的任何势力,让我即刻来京城,父命难为,刚好我又和吕姑娘有约,就到了京城来,不久之后听说少侠已自行脱困,心里的石头才放下,说起来仍是我愧对张少侠,今日相见,但凡朱某力所能及之事,尽管说来。”

    张三听了朱从之一番话,又是惊喜又有些不好意思,没想到这王子如此坦诚。

    之前在云蒙山禁足几个月,他已经把这小王子的八辈祖宗骂了个遍,一直想的是朱从之如何出卖他,才让他九死一生。

    昨夜坚决要吕婉履行承诺,多少也有这个报复的因素在里面。

    今天见到朱从之之前,还想着他会如何抵赖,现在听朱从之这么一说,多少也有些情有可原,宫刑,确实是有点吓人,要是对他施宫刑,他也不定说出什么来,最重要的是朱从之能够坦诚其事,兜揽下责任,也算是个真汉子。

    这也是他高兴地地方,此来不正是有求于人么!有朱从之刚刚的话,看来有门。

    于是张三起身说道:“被抓是吃了些苦头,不过我不比王子千金之躯,一些刑罚还撑得住,不太要紧,今天来正是要求王子一件事,若是能帮在下办到,过往的事咱算是两清。”

    “什么事?尽管说!”朱从之十分豪迈道。

    吕婉坐在一旁一直用心倾听,今日才知事情始末,难怪昨晚提到朱从之的时候张三那么气愤,看来还真是小王子把他出卖了。

    现在听到张三有所求,心立刻揪紧了,这家伙说的事不会和自己有关吧?他会不会求朱从之把自己让了给他,或者把昨晚的事说出来。

    正想着呢,就听张三道:“我师兄昨夜在京城犯了事,入了天牢,求王子搭救一把。”

    听到这话,吕婉揪着的心缓缓松了。

    “你师兄?”朱从之有些疑惑道。

    许江楼微笑说道:“他师兄就是田伯光,昨晚鸿胪寺那个,来的路上我刚跟你说过。”

    “啊!你师兄居然是田伯光这个大采花贼!”朱从之十分惊讶。

    “这田伯光也有几分义气的,之前张小公子失手杭州,他师兄连烧了宝生堂三间铺子,宝生堂的十万悬赏现在还在呢!”许江楼说道。

    朱从之听完挠头了,淫污了外国使团圣女,给皇朝蒙羞,这基本是罪无可赦,就是他自己犯了这个罪,都不好开脱,何况是恶名昭著的田伯光。

    “这个可能有点难了。”许江楼带着同情的看着张三。

    “如此说来,姐姐真认识?”张三问道。

    许江楼点点头,说道:“嗯,你若问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我却是认识她的,她是天山大佬晦明禅师的关门弟子,武功在当下年青一代中可占前十,你这辈子打得过她的希望都不大,她想杀你只需一招。”

    “而且她还有别的身份,说来也不是外人,小明月你是见过的,她也是神候的女儿,明月同父异母的姐姐,还是皇长孙朱从标的准皇妃。”

    “所以就是她打伤了三王子,老王爷都没办法,你要想报这个仇,可能比救你师兄田伯光还难。”

    张三半响无言,这一串的名头确实压住他了,不管是晦明禅师,还是诸葛神侯,乃至皇长孙朱从标,这三个名字都是天下闻名的,和人家比起来,张三就是尘埃。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张三勉强说道。

    许江楼看出张三不块,安慰了一番,但是张三心里明白,这下顺心意是很难了,不知道王阳明要是遇见自己办不到的事会怎么办?还能坚持顺心意么?

    “姐姐,你认识王阳明这个人么?”张三又问道,自岛上回来他就没有王阳明的消息了,照理说他的了战天派的传承,不该默默无闻啊。

    “你居然知道王阳明?”这次许江楼诧异了。

    “嗯,有过一面之缘,他教导过我一些东西。”张三道。

    如果说这世上有许江楼崇拜的人,那除了她师傅就是王阳明,两年前前王阳明造访过一次江浙王府,那时还叫王守仁,其气度风范让王府上下无不折服,就连老王爷也是赞不绝口,许江楼更是第一次见到那般风采的男子,若能嫁的此人,可谓此生不虚。

    所以张三提起王阳明的时候,许江楼如被戳了心事一般,脸上一红,她一直关注王阳明的消息,张三这次又问对了人。

    “他现在已经官至贵州巡抚,正在平定瑶寨叛乱,此番十国朝拜,不知会不会来京城。”许江楼说着有些神往,很想再见一面。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