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一剑乱芳华 > 第一百零三章 李代桃僵奸计成

第一百零三章 李代桃僵奸计成

一剑乱芳华 | 作者:夜伴星辰| 更新时间:2018-12-19 05:59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救自己的主子本就是分内之事,斩杀敌人更加无可厚非,如今又有了金钱的***,三股勇气加在一起,在朝张纪海冲去的士兵眼中,仿佛张纪海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堆金子,谁跑在前面,谁就抢得更多。

    张纪海听见喊杀之声,丝毫没有慌张,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看着冲近的众人,目不正视,对着眼前已经瑟瑟发抖的奴仆下令道:“倒茶。”那奴仆想着活命丧命就在顷刻之间,他一生都生活在张府,从未上过战场,何时见过这种阵仗?出于本能,此刻一门心思都在想怎么活命,哪里还听得见张纪海的话语。张纪海见他半天没有反应,轻喝一声:“窝囊废。”伸手抽出彭的长剑,一剑就将那奴仆的头颅斩下,在头颅掉下的瞬间,他手上的茶壶也同时坠落,唐文眼疾手快,在头颅还未掉在地上时,茶壶已经到了唐文的手中。

    张纪海将剑重新插入彭剑鞘之中,唐文已经将张纪海的茶杯重新倒满,仿佛这时所有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他只是个安安静静的喝茶人,冲在前面的人已经上了刑场,据他不过七八丈的距离。张纪海将手中的茶盖猛地扔向空中,像是某种暗示,埋藏在暗处的***手万箭齐发,刚刚扔在空中的茶盖还未落地,第一波冲上来的人已经全部倒了下去。

    不过这并未阻止后来的人继续冲上来,这些可都是在战场上拼过命的人,对于生死那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前赴后继,一个接着一个,一波接着一波,不一会儿功夫,三次冲锋都全军覆没,刑场下的尸体推起来比刑场还高。邱磊见这样下去只会无辜的增加伤亡,立即下令,停止冲锋,骑在马上,远远看着张纪海。

    邱磊道:“拿弓来。”士兵中大喝一声:“将军,接住。”将弓和羽箭一起抛向空中,邱磊双腿一夹马身,骏马人立而起,跳向空中,邱磊弯弓搭箭,看好准头,一箭朝张纪海射去,人马尚未着地,接箭、拉弓、射箭一气呵成。

    张纪海作为久经沙场之人,自然明白这一箭的威力,况且邱磊的名声如雷贯耳,不敢小觑。但只要阴阳剑客在此,担心都是多余的,唐文率先出手,用的是唐门的独门暗器追心箭,一箭射出,与邱磊射来的那只长箭相对,两箭相碰,长箭竟从追心箭内穿心而过,唐文长剑出手击向羽箭箭身,只把羽箭后面竹子的部分斩落。彭又是一剑击向羽箭的箭头。“铛”的一声巨响,羽箭被打得失了准头,向旁边的茶杯飞去,茶杯俱碎。

    张纪海没有想到邱磊射出的这一箭竟然有如此威力,今日要不是阴阳剑客在此,那就一命呜呼了,额上渗出一些冷汗,右手重重将桌子一拍,两旁的护卫立即窜上刑场,手持盾牌挡在张纪海身前。邱磊见一箭不中,想射第二箭已经不可能了。张纪海今天是做了万全的准备,势在必得。自己一接到蔡文琚将军有危险的消息,就片刻不停的赶来,劳师远征是为兵家大忌,望着三次冲锋已经阵亡了近百人,退已经不可能了,进又进不了,陷入进退两难之地。

    妙风四人交换了眼神,同时在人群中一跃而起,妙风、天星、古庙月飞向张纪海,霖雨去救龚兴文。奔向张纪海的三人见前面尽是盾牌无法突破,妙风大呼一声:“后面进攻。”

    天星、古庙月会其意,留下一人吸引注意力,***二人突然窜向了张纪海的后方,果然凭着冷月宫独步天下的轻功,天星已经来到了距离张纪海只有两丈之处,张纪海的士兵见敌人到来,举着长刀长***冲过去,天星一招“漫天飞雨”,冲来的士兵尽皆倒下,没气的当然不动,有气的在地上惨叫连天,想起来作战已经不可能了。

    前方的兵力分散在后方,前方就相对薄弱,不一会儿就被妙风撕开一个口子,埋藏在暗处的弓箭手见敌我双方已经厮杀在一起,此时也不敢冒然射箭,张纪海事先安排躲藏的***士兵,举刀杀来,数量惊人。

    在马上的邱磊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观察了好一会儿,确定了妙风她们不是张纪海的人,她们只有四人,就是武功再高面对这成百上千的大军,也不可避免有精疲力竭的时候,看见远处张纪海的军队还源源不断赶来支援,大喝一声:“妈了个巴子,给我冲,拦住这些***的!”

    邱磊手下的士兵,听见将军的命令,想起刚刚又有许多战友被杀,悲愤交加,都想报仇雪恨,冲上前去,人数上少了许多,但个个以一敌十,丝毫不落入下风。

    前后皆被攻破,张纪海此时有些慌张了,千算万算,没算到邱磊竟然赶来了,这些阵仗原本只是为妙风她们四人准备的,如今近卫兵全大多战死,赶来支援的士兵又被邱磊挡住,身边就只有阴阳剑客二人,还好对方只有三人冲进来,己方也是三人,以一对一,她们不一定就能站得了便宜,左右一个眼神,唐文和彭会意,三人同时拔剑而上。

    按照事先的安排,妙风率先冲近,直取张纪海性命,张纪海也不含糊,举剑应敌,阴阳剑客想去帮忙,被天星和古庙月缠住,刑场上六人战在一起,刑场下数百人战在一起,场面丝毫不输两国交战。

    此刻最开心的人莫过于几十丈之外坐在一棵参天大树上的周裕入了,只见他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长剑,每喝一口酒,就朝混乱的战场望一眼,每有一个人被杀,他就忍不住要笑一声,到后来酒喝完了,直勾勾盯着不远处满是尸体的刑场上,大笑不已。他巴不得下面的人都死光了才好,这一天他足足等了十年,十年的时间虽不是很长,但对于一个等待中的人来说就是一种煎熬,每一天都是如隔三秋的煎熬,不过看见眼前的这种场景,此刻他认为是值得的,因为过不久他君临天下的梦就要实现了。

    霖雨按照事先的约定,在混乱之中将龚兴文、尹长风等人救走,来到龚兴文身前,看到日思夜想的心上人就在眼前,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放下长剑,双手紧紧将龚兴文抱住。

    “兴文,你还记得我吗?”霖雨抱住龚兴文后泪流不止。

    妙风大呼道:“霖雨,你在干什么?此时不是谈论儿女情长的时候。”霖雨听见妙风的呼喊,缓过神来,放开龚兴文,一剑将绑缚他的绳索斩断,顾及不了***人,拉住龚兴文的手朝刑场外跑去,龚兴文却不移动一步。

    霖雨回过头来看着龚兴文,发觉哪里不对劲,龚兴文露出诡异的笑容,举起一掌劈向霖雨,霖雨倒下的那一瞬间,脑海中都还在想:“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他已经将我忘了?”

    龚兴文又是一掌劈来,突然表情僵硬不动,眼球凸出,脸上的笑容永远定格在那一瞬间,额头上流血不止,仔细一看,前额之上有一枚银针,不只是妙风还是天星出手的。霖雨大呼:“不。”咆哮而至,眼中的泪珠和口中的鲜血都止不住的往外流。

    天星大声道:“他不是龚兴文,他不是龚兴文!”霖雨心如死灰,又加上刚刚挨了一掌,口吐一大口鲜血,晕倒在地。

    张纪海和彭武功本就不弱,妙风和天星抽不开身,见霖雨受伤在地,分了心神,已经处在下风。

    唐文的对手是古庙月,二人刚一交手,唐文就知道了她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他是唐门夫人,也是曾经的心上人,自己如今虽说已经不是唐门的人,但总不能忘记她对自己的恩情,此番不方便表明心迹,先将她引离此处再说,佯装不敌,一个转身,急奔而去。

    古庙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心思,唐文小时候可是和夫君唐振华并称“唐门双秀”,或许就是这个原因,上任唐门门主唐季华出于私心,诱使唐文犯门规借此将他逐出唐门,这样一来就再也没有人和唐振华争抢下一任唐门的门主之位了。只要是个人才在哪里都会出人头地,果然唐文出了唐门在江湖上和彭混了个“阴阳剑客”的名声,要不是他手下留情,古庙月怎么可能在他手上过得了三招?古庙月心知肚明,配合着唐文追去,口中骂道:“你这个唐门的叛徒,我今天就要替夫君清理门户。”

    远离了市集,唐文来到了河边,将长剑***剑鞘之中,在一块石头上坐下,用双手捧起河中清澈的河水往自己脸上洒去,古庙月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后。

    古庙月道:“唐文,你真的要继续助纣为虐吗?我知道当初是唐伯父不对,可是如今他已经……”古庙月从小在唐门长大,现在即使是成了唐振华的妻子,还是没有将这个称呼改过来。

    唐门将脸埋入河中,用手使劲洗了洗自己的眼睛,回头望着古庙月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应该走的路,堂兄的路是将唐门发扬光大,而我的路是将我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