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正德大帝 > 第93章 抄没谢迁家族(上)

第93章 抄没谢迁家族(上)

正德大帝 | 作者:一夕秋月| 更新时间:2019-06-13 18:53 | TXT下载 | ZIP下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健的亲族上上下下皆被抓上了囚车,当然也包括刘健自己。

    而刘氏宗族以及其亲属宗族皆也被尽数抄没。

    官兵们光是抄没刘健整个宗族就花费了半月,而在这半月之内,也不仅仅是抄家,也在杀人。

    刘健是内阁首辅,是属于大地主,是豪门,同清朝的和珅一样,不仅仅是亲族人多,奴仆下人也是无数,甚至也是以一个个独立家庭组成。

    而且这些家庭也都是中层以上的地主,甚至有的借着刘健的势力成了当地大地主,如同和珅的管家刘全也是大地主一样。

    毕竟宰相门前七品官。

    但这么多人,官兵们自然无法全部押解进京,按照朱厚照自信给张永的旨意,只能先杀一批。

    即这些在刘氏九族之外的奴仆以及刘健平时养的什么清客相公们只能先全部杀掉!

    “押上来!”

    一批平时仗着刘家势力而欺男霸女的刘府奴仆们被尽数押了上来。

    “砍!”

    随着一声令下。

    这些曾经的副主子们顿时被砍断了脑袋,血流成了河。

    “再押上来!”

    又是一声令下。

    又有一批刘府奴仆被押解了上来,这些名为奴仆,实际上也是一个个锦衣玉食惯了的,吸食着民脂民膏的豪强,因而一个个也是肥头大耳,如今被一刀砍下,也是呲呲的冒血,犹如杀一头头肥猪一般。

    就这样,一批批的奴仆被砍落了脑袋。

    而刘氏宗族在河南洛阳地界的势力也因此被一刀刀砍断。

    昔日被刘氏压迫至深的佃农以及庶民们无不拍手称好,他们恨刘家那些老爷,更恨那些仗着刘家势力为祸的刘家豪奴们。

    而刘健及其亲眷自然是无法反抗的,也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奴被砍死。

    而且,他们也得面临被诛杀的命运,这些都是刘健自己造成的。

    一想到自己家人也要被这样,刘健现在也只能长吁一叹,不知该如何说才好。

    ……

    无独有偶。

    此时的余姚谢家也面临着被抄的结局,只因谢迁也是弑杀弘治皇帝的主谋。

    江南素来是官绅集中之地,谢家更是富贵已极。

    不仅仅谢迁自己曾经是内阁大学士,连谢迁弟弟谢迪也是广东布政使,谢迁的儿子谢丕则是弘治十八年的探花郎。

    因而,谢家可谓是官宦世家,不仅仅是官宦世家,也是巨商之家,江南一带贸易发达,何况谢迁弟弟还是广东布政使,谢家在商贸上比刘健等还要富裕。

    抄没谢迁家族,张永没有亲自去,但却派了两个营的精兵去江南。

    其中,耀字营都指挥使邓炳负责缉拿谢迁族人,奋字营都指挥使陆聚负责抄没谢迁家财!

    与此同时,朱厚照着令锦衣卫千户梁泽亲自带人赶赴广东捉拿谢迁弟弟谢迪。

    另外,张永在得到朱厚照的第二道旨意即诛刘健、谢迁十族旨意后,也立即派人把旨意转达给邓炳与陆聚二人,自然是要邓炳等在余姚先杀一批谢迁九族之外的人。

    不过,此时,谢迁及其族人还不知道他们即将面对朱厚照为弘治皇帝报仇而掀起的屠杀。

    如今的谢家族人以及附庸在他们羽翼下的豪奴们依旧在江南这等富贵地享受着安享尊荣的生活。

    谢迁回到余姚后也是兼并土地,大规模建造园林,广蓄声伎优伶,甚至还有luan童幼女。

    毕竟此时已经是大明百年后,在原本历史上也是明朝中叶了,在江南民风已经开始奢侈浮华起来,尤以谢迁这样的士大夫为最。

    士大夫归乡后自然不会如和尚一样守清规戒律。

    虽说谢迁不一定要像纪晓岚一样一日御三女,但如今的他回乡后必尝几个绝色丫鬟的滋味也是有的,甚至强买民女也有的事,不过对于他这种豪门而言,庶民们即便被欺凌也自然是无可奈何。

    谢迁自然也不在乎,毕竟士大夫阶层里早已把玩幼女什么的当做雅事。

    唯独皇上是不可以的,皇上那样做就是荒淫无道。

    谢迁如今不到一年已经瘦了一圈,每日也只能靠药助兴,不过他也依旧是乐在其中。

    不过在官兵们抵达余姚时,谢迁没有在府里享乐,而是在与倭寇头子杜三会面。

    因为这倭寇头子杜三是他谢家的重要生意合作伙伴,虽然朝廷禁海,甚至江南的官绅们也要求朝廷禁海,但官绅们自己是要做生意的,而他们做生意的合作伙伴就是这些倭寇海盗。

    有些时候不太干净的事即官绅们不好明着出面的事也需要一些倭寇海盗出面。

    这和北方一些官绅引鞑子入关掠村庄一样以及和晋商与关外鞑子合作一样。

    “见过阁老,阁老,小的这次来不为别的,只是给您送姑娘来了,一共五十个都是水灵灵的,是从松江府一带劫掠的民女,都还未开天葵,知道阁老您好这口,就都送来了!”

    这倭寇头子杜三在谢迁说道。

    谢迁看了看外面站了一院子的女孩子,便点了点头,对自己管家吩咐道:“都送到留香洞里!”

    说着,谢迁又道:“说吧,这次为何一定要见老夫?”

    对于杜三这种人,谢迁按理是不会直接出面见的,一般是由他的族人甚至是奴仆。

    但杜三强烈要求亲自见谢迁还以五十个抢来的姑娘为重礼,谢迁只能亲自见一下,毕竟杜三是自己谢家的重要合作伙伴。

    “小的在海上漂泊了十多年,想回陆地上当个武官,过过安生日子,还望阁老帮帮忙。”

    杜三笑着说道。

    “可以,虽说老夫现在归乡了,但也还有些人脉,京城的兵部虽然动不了,但南京兵部还是有些人脉的,可以安排你在江南当个千户什么的,但游击以上的就不行了!毕竟老夫已经不是当朝的大学士!”

    谢迁说道。

    “千户够了!阁老放心,只要事成了,小的必以厚礼重谢,小的打算再做最后一笔杀人的生意,去宁波府屠六个村子,到时候六个村子的田地都给阁老!还望阁老把小的到时候也安排在宁波府当千户,到那时,阁老家也好在那里做生意”杜三回道。

    谢迁听后点了点头:“所言甚是,退下吧,老夫乏了,来人,抬老夫去留香洞!”

    谢迁说着就往嘴里塞了一颗药丸,旋即不由得精神一振,满面红光!

    而恰巧这时,谢家总管家周升跑了进来:“老爷!不好了!外面来了大批官兵,像是直接奔我们谢府来的!”

    还未来得及告退的杜三有些着急起来,忙看向谢迁:“阁老,这可如何是好,不会是来拿小的的吧。”

    杜三有此担心也很正常,毕竟他干的是非法买卖,还杀过不少平民,一旦见了光,谢迁也保不了他。

    谢迁倒是没跟着慌起来,只强忍着药效发作后的邪火:“先别急,没人知道你和我们谢家的事,再说,这些官兵也不一定是来我们谢家的,老夫即便是辞官的阁老,也不可能被刘瑾、马文升等被轻易拿掉!”

    谢迁实在是憋不住了,只吩咐道:“去叫大爷来,让他出去看看,问问这些官兵出现在此是要干嘛!快扶老夫去留香洞!”

    谢迁说着就急急忙忙地先去了,他刚服了药,某地方早已如烧烫的铁棒。

    而这时候,负责抄家拿人的官兵已经冲了进来。

    邓炳是明朝勋贵出身,认识谢迁,一见谢迁,生怕谢迁逃跑或自杀,先喝令道:“把谢迁先拿下!快!”

    于是,约莫有二十名官兵先冲了过来,拦在了谢迁面前,一把按住了谢迁。

    谢迁此时正是药效发作之时,急欲找到女孩发泄,偏偏现在又被摁在地上,急的他呼吸急促起来,全身更是如火烧一般,红着脸吼问道:“你,你们这是干什么,你们,你们!”

    谢迁急的话都说不流畅,又加上药效发作满脑子都是男女之事也没法去分析可能发生的缘由,他现在只觉得自己再不去留香洞浑身都要炸裂了一般。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